沈央

梦里何寻知音者,我本不是温柔人。
安好。
这里沈央。
想要评论互动的二十八线道系文手。
50fo会抽梗写东西。(不可能的。

[武云]梦无极 〈一〉

但愿自家师父无缘得见此文……

背景瞎捏请不要深入考究.(……)

号在对酒行画角声寒,辣鸡云梦求个固定队.

本文(伪)师徒,BG.

我流武云.了解一下咯旁友?

1

江南的冬不似华山凛冽,却也能寒及心骨。看似温柔的雪皑皑的落,斑白了满城飞檐长巷。
小姑娘衣衫单薄,瑟缩着躲在墙根,眼巴巴盯着眼前那只破碗,盘算着里头躺着的那么几枚铜板能够自己撑过几天。
她抬起头,瞧着自己呵出的白气,小心的抬起手去触碰那易逝的小小的暖意,待那白气尽数飘飞了,又兀自垂首,将自己缩成了更小的一团。
真冷啊……
屋檐下结了冰锥,透明的,映着白茫茫的雪色亮的晃眼。树梢上堆着雪,甸甸将那枯败的枝压得喘不过气。
等到了春天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莺燕唱起笙歌在嫩叶间起舞,百花盛放将江南簇拥,湖光映着天光泛起柔波,连风都会是暖的……
真好啊,春天……
她牵起唇角,扬起一个浅浅的笑。

2

两天前,最后一口吃食也消耗殆尽了。
天气愈寒,路上行人也愈少,都裹得严严实实匆匆而行,急着回家过年,准备一顿热乎乎的年夜饭,和亲人朋友觥筹交错共度佳节,哪里会注意到她这个快要被严冬吞没的孩子?
无助,茫然,对未知的死亡的恐惧被寒风裹挟着,不由分说闯进她心中,那颗在她胸口跳动着的温热血肉,似乎刹那间成了块深坠泥沼的寒石。
天黑了?
天黑了。
江南的雪,依旧未停。一袭白衣似乎自云端飘落,将周遭肆虐风雪尽数拦截。

3

武当方才参加了今年的华山论剑,边在心底抱怨着华山的严寒刺骨,边带着在料峭冷风中依旧顽强生存的第三把伞途经江南,欲归武当。
或许是武当掌门传承的优良传统作祟,武当瞧见倒在墙角嘴唇青白的小姑娘时皱了皱眉,欲离开时动了恻隐之心,撑开纸伞为她挡住了风雪,刚想离去却被一把抓住了袖子。
“救……救……”
一双深色的眸子湿漉漉的抬起来,对上他的视线,道长的一颗心顿时化了一半儿,勉强剩下了一半,装的尽是无奈与怜惜。
“你且等等,贫道去去就回。”
武当将伞塞到她手中,差点儿将轻功都用出来,寻了最近的一家包子铺,买了两个冒着热气的馒头带回去。
“几日未曾进食,忽食油腻之物于身体无益,先吃些这个吧。”
她握紧那个温热柔软的东西,像是握住了世间所余的全部温暖,浅淡的红烫上眼角化开冬日的雪。
“别哭,眼泪……会结冰的。”
这大概是一心向道的武当头一次说出这么温情的话。

评论(13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