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央

梦里何寻知音者,我本不是温柔人。
安好。
这里沈央。
想要评论互动的二十八线道系文手。
50fo会抽梗写东西。(不可能的。

晚自习前随便拍拍。加个滤镜。

【齐屠】二十六字母与你 之三

希望有宝贝给我这个二十八线文手评论、


以下。不完全来自高中英语必背3500词。


Lock. 锁(*两人演员前提)

“呜呜呜呜麻麻单方面宣布你们两个现在马上立刻给我原地结婚!!!”

“齐屠🔒了🔒了!!”

“齐屠is rio!!!我嗑爆这对!!!”

“到底是什么少年时代的绝美爱情啊啊啊啊小鹿撞死了呜呜呜呜”

齐景轩翻着电影官博下的评论轻笑出声,“小意,手给我一下。”

他扣着他的小朋友的手拍了一张照片po到了自己的个人微博上,并且很能举一反三地配上了“🔒了。”

几个小时后,他被送上热搜的同时收获了一个害羞到熟透的小朋友。


Magic. 魔法

“别想了,这是个麻瓜的世界。”

拉文克劳的级长按下他从赫奇帕奇拐来的小男友的法杖如是说。


Neither. 都不

“屠老师,如果您要在‘和恋人分开’和‘不当漫画家’中选一个,您会选哪个呢?”

“都不。”

因为,他与梦想,同等重要。


Openly. 公开的

“呜呜呜齐机长好帅啊——”

“就是就是!什么时候国内有他的航班啊,我还想和男神一起飞!!”

“诶呀别想啦,人家齐机长已经结婚啦。”

“是的啊,你们没有看到他手上的戒指吗?”

“诶诶人齐机长还没过三十吧?这么早就被拐跑啦??”

“可不是。听说是和他女朋友从高中一直谈到现在,前不久才飞去国外结了婚。”

“男神有主了呜呜呜呜呜呜我失恋了——”

“不过为什么要去国外结婚啊……?”

“齐机长这一天天的脚不沾地,估计是刚好碰上顺便就结了……??”

“这个解释太草率了吧哈哈哈哈哈!!”

屠小意坐在她们旁边,觉得自己手上的戒指有点烫,往小毛毯里又缩了缩,把自己遮得脸都看不见了。


Perfume. 香味

齐景轩从来不喷香水,但他身上就是有一种好闻的香味,惹得屠小意每每要埋进他怀里蹭上半天才肯罢休。

用齐景轩的话来说,那是“喜欢”的味道。


Queue. 辫子

屠小意最近赶稿赶得天昏地暗,头发都蓄长了些。本来说是找个时间去修一修,齐景轩却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根头绳给他在脑后扎了个小揪揪,又摸了摸他的脸,“别动——这多可爱。”

心灵暴击。看来今天是画不了稿了。


Reach. 伸手可及的距离

难得有个两个人不用在天上飞来飞去也不用赶稿的日子。屠小意竟也难得没要求赖在家里,而是拉着齐景轩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公园,美其名曰“寻找恋爱漫画的素材”。

“你先闭上眼。”屠小意朝齐景轩眨眨眼,那股子少年气又冒了出来,像是梦回曾经初见,可爱到不行。

齐景轩依言闭上了眼,屠小意先伸手在他眼前盖了一下,凑到他耳边说了句“不许偷看!”他感觉到屠小意的手在他发丝间穿来穿去,有点痒,他就偏过头去闷声地笑。再睁眼时,屠小意已经躲在一树繁花之后笑眼弯弯地看着他。

齐景轩一抬手,从发间拂下一朵桃花。

“小坏蛋。”

屠小意探出头,立马被齐景轩抱了个满怀。

“最好的爱情,是我伸手就能触碰到你。”


【齐屠】二十六字母与你 之二

Gentle. 温柔的

齐景轩很帅,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。狭长双眼底藏了两汪寒泉,其中波光冷得有些不近人情,紧抿的唇线是两片薄冰——只有屠小意知道,被温热濡湿的气息吻开之后,那是怎样的一方柔软与热烈。

看上去这么一个冷冰冰且时刻散发着“生人勿近”讯号的人,也可以在眉目间揉碎了温情,掐着表在炉上守好一锅暖融融的热汤,也可以舟车劳顿后归家朝他隐晦地撒娇来讨一个软乎乎的拥抱。

无论倦累时身侧可靠的肩头,冬日里手边温热的掌心,亦或是满溢着名为“喜欢”情绪的温柔双眼,都是他的,也只是他的。


Heaven. 天空

齐景轩曾驾着飞机几乎游遍了大半个世界,最教他心动的,依旧是自己少年时,兰汐那抬头即是的一方澄澈无云的蔚蓝。

仿佛伸手便可触及的天空下藏着一个腼腆的少年,红着脸,嘴里藏着一句表白,欲说还休。

那昨日的青空,未曾消逝,也从未被遗忘。


If. 如果

要是他那天没有一时兴起去那个小操场打球,他大概就没有机会再看见屠小意露出那么执着而又坚定的眼神,也不知道这个腼腆又害羞的小孩可以露出这么强势的一面。那股子锐意是脱弦而出的锋利箭矢,随着那带出完美抛物线的篮球落入篮筐,呼啸着破开他所有防御直击他的心灵。


Junior. 年少的

——“年少的我们,总以为说过了永远,就真的可以永远。就像说过了再见,就真的可以再见。”

姚哲恬清秀的字迹落在草稿纸上,又被长线迅速地划掉了。她打开了那本漫画,清新的蓝色水彩正如兰汐清澈的天空,夕阳拥着大片的火烧云缓缓地降下来,笼罩着那三个年少的身影。

——“你好吗。”

——“你要幸福啊。”


Key. 答案

“你想做的话,就去做吧。”

那是一个阳光不甚明亮的午后,板报上还空了大半的内容尚未填写,备用的颜料和粉笔堆了满桌,齐景轩又在边上清出一小片空地堆上一摞杂志,少有地露出来笑容。“不过,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屠小意想,他梦想的初始应正是起源于这个笑容。

黑色水笔在漫画的扉页签下他再熟不过的笔名,笑容藏在黑框的眼镜后,还依稀存着几分年少的青涩与纯真。

“可以帮我写点儿别的吗?”

屠小意忽的一怔,抬起头来,面前的青年报之以微笑。

“Try your best.”


【齐屠】二十六字母与你。

看了看tag好像没人写这个……

单词来自高中英语必备3500词(??

并不知道能不能写的完二十六字母。

以下。

Awake. 唤醒

齐景轩就这样嚣张且不容拒绝地闯进了屠小意的青春,只一个眼神,便唤醒了所有的生机。

Boot. 长筒靴

齐景轩有一双长筒靴,黑色的皮革包裹住小腿勾勒出好看的曲线,显得他整个人更加英挺颀长。屠小意喜欢在冬天跟在那双长筒靴后面,抬头看齐景轩围巾里露出的一小节修长的颈和那双笔直的腿,看久了落远了便低着头一路小跑赶上去,最后往往会撞进一个熟悉的怀抱。

“干什么?”长筒靴停下了,在白色的雪地里踩出浅浅的凹陷。

Camera. 照相机

“咔嚓——”

突兀的响声惊的屠小意猛一抬头,正正好瞧见相机的闪光灯第二次亮起,还有相机后隐藏着的半勾着的唇角。

“齐景轩,你又偷拍——!!”

Delicate. 微妙的

屠小意喜欢姚哲恬这件事,齐景轩是知道的。他看得很清楚——或是追着女孩子微微晃动着的发尾的视线,或是在女孩子家楼下含在嘴里踌躇的一声呼唤,或是高高的塔顶上,火烧云的光芒下,微红的耳廓和眼底那个镀着暖而温柔金光的剪影。

他就这么认为着,心底小小的准备萌芽的东西被他盖上一层又一层的土壤。

他说过离开了这里就不会再回来。可他还是忍不住去到了那片田野。

他看到火车飞驰,窗口一闪而过屠小意抱着画板安静的侧脸。

他看到那个身影动了起来,抛下了什么迈开步子朝他奔来,下一个打开的窗口里,他看见一双亮起来的眼睛,像是藏了一片星星。

“齐景轩——!”

风扬起他肩上披着的外衣,火车顺着轨道继续向前,也不知是呼啸的风声带来的错觉还是屠小意真的在这么呼唤着。

心底一直藏着的花朵给这一声催得破土而出,终于柔软地生发了。

Envelope. 信封

屠小意在深圳定居后曾断断续续收到过几封信件,信封上,无一例外都有着一行龙飞凤舞的英文字母。

“Try your best.”

与那本杂志上的笔迹一模一样,张狂而又温柔。

Focus. 焦点

无论身处何地,齐景轩那出挑的身高,桀骜的气质与英俊的容貌总是能叫屠小意一眼就在人群里瞧见他。

其实不光是屠小意,女孩子们也可以。

他陪着齐景轩回了趟学校,自踏进这学校的门,齐景轩身边便给那些小学妹们围得水泄不通。

——真有那么帅吗?

屠小意找了个地儿坐着生闷气,一抬眼,齐景轩逆着光的面容撞进他眼帘,那双凌厉而充满锐气的眸子弯了一下,里头染上几分笑意——他的心就要停跳了。

真香。

帶感。這個測試真的很棒。

準備擴寫。

洛俞姑娘与秦罔姑娘的故事。

    ·取材自真实事件。有夸张与编造。

    ·皆为化名。文笔不好,看个意思就好。

   ·会有后续吧。主角还是洛俞姑娘。就是写她的三段恋情。

  

    洛俞和秦罔是一对小情侣。网恋的那种。

    洛俞姑娘不怎么喜欢说话,性子瞧上去冷冷清清的,但骨子里是个温柔的人。秦罔姑娘呢,是个风风火火的小可爱,甜腻腻软绵绵,像是一块可口的奶糖。

    秦罔比洛俞大上两岁,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可爱右位,跟她喜欢的角色一样活泼,每天在洛俞姑娘身边撒娇耍赖的闹腾。洛俞拿她自是没法可治,每次都隔着屏幕认认真真回复每一个令她脸红的“喜欢你”。

    “洛俞洛俞我喜欢你!我超喜欢你!这是我入圈以来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!”

    “嗯。我也是。”

    “洛俞洛俞我跟你说呀,我长这么大也就只想过怎么搞你啦!诶也不对。我是右位好像不能够啊哈哈哈哈!”

    “……胡闹。再这样,我就亲你。”

    “洛俞洛俞跟我一起去这个语c群玩吧!里面超多大佬的!去嘛去嘛——”

    “好。我去。拉我一下?”

    洛俞是不信网恋可以找到真爱的。她是个很现实的姑娘。她知道,拔掉网线这十万八千里的距离,就是阻隔一切情感的最大障碍。不通晓彼此姓名,不知道彼此长相,不了解彼此个性的恋爱,只是一场让两人沉溺在彼此温柔里的游戏罢了。在秦罔提出要不要奔三面基的时候,她想了想,还是拒绝了。

    “不了。明年我就初三了,暑假要好好补补课。我想上个好高中。”洛俞皱着眉打出这行字给她发了过去。没过多久便等到了回信。

    “诶是嘛?那我之后是不是都不能经常见到洛俞啦……”还附带一张可爱的哭哭表情包。

    洛俞叹了一声,又回:“周末我在的。不用担心。”然后她 就看到秦罔小朋友满血复活,一连串的比心心表情包甩出来霸占了她的屏幕。

    “洛俞要好好备考喔!三党会很辛苦的,一定要加油呀!”

    她看着那个头像暗下去了。通讯软件的列表里除了这个置顶,在闪烁的只有被收进群助手的活跃群。

    她的确不相信网恋。但她其实挺喜欢秦罔的。她认为这两者并没有什么矛盾。

    这个姑娘猝不及防闯进她的生活,打乱了她的一切,温柔且不容反抗地把自己悄悄安插了进去,情话水平拙劣且青涩到只会一再重申“我喜欢你,我真的好喜欢你”的地步,一塌糊涂却又令人心动到不行。用个俗套的比喻  好了,她就是一小盏散着柔柔的光的灯,轻而易举让洛俞寡淡的语c生涯变得生动了起来。

    有谁能像她这样不看任何外在因素,独独钟情于我这个人呢?洛俞经常这么想着,一串地址在剪贴板里被拖出来又删除了好多次,只是因为她心里还有一道过不去的坎。

    她到底是喜欢“我”,还是喜欢带着这种温柔人设的“我”呢?

    没有必要为了似真非假的感情去跟父母出柜,再把平凡的人生闹出个轰轰烈烈而又荒唐的结果吧?

    究竟是没有必要,还是她不值得?

    洛俞也不知道。

  
  临近年末,洛俞的生日快到了。秦罔开开心心光明正大要了她的地址,说要给她一份惊喜。洛俞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,把地址检查了好几次,输入了对话框里,惴惴不安地开始了等待。

  约莫十二月中旬,洛俞收到了一条写着查收快递的验证码短信。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,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她换了鞋带上钥匙,连头发也没梳好,急急跑到了架空层取快递。她借着架空层声控灯微弱的白光,辨认着上面细小的字迹,拿着钥匙划开封箱的胶带。

  盒子里躺着一个笔记本,一个她最近很想要的木偶人,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。洛俞站在取件箱旁边,翻开了那个笔记本。

  笔记本的扉页上写着她和秦罔的名字。

  秦罔的字干净又清秀,和洛俞随意飘忽的字截然不同,是非常大众化的那种好看,能看出来幼时是下了些功夫去练的。

  洛俞翻开第二页,是空间里转得很火的一百句情书。她貌似也跟了个风转发并开玩笑地评论了一句:谁给我抄完这一百句话,我就跟她回家。

  从第一句,到第一百句,无一句不认真,字迹娟秀端正,连一笔错误都没有。

  “情书是我抄的。

  可我喜欢你是真的。

  别再到处流浪,别在深夜买醉,别喝陌生人给的酒,也别牵别人的手。”

  除开这一百句情书,后面还有秦罔自己写的东西。看起来不是很像日记,因为没有严格的标好日期。应该是个“用来给你写情书的本子”,洛俞看见秦罔这么写。

  她又往后翻,秦罔写了一些她的喜悦,写了一些她的苦恼,写了一些对未来的愿景,更多更多的,是在写一篇超长的,题目为“秦罔喜欢洛俞”的作文。

  “我喜欢你,洛俞。可我在喜欢你的时候,又在质疑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
  “我做事向来是三分钟热度的。我怕这次的喜欢也是。”

  “但是我又觉得不是。说真的,我从来没有像喜欢你一样,去喜欢什么人。”

  “世上我能够坚持的事情不过几件,一是吃饭,二是睡觉,三是做你的cp,再就是每天对你说喜欢你,你不在的时候天天想你。”

  “我有无穷耐心去等,但我又害怕等不到结果。”

  “我跟很多人提及过你,他们说我跟中毒了一样,未免太过疯魔。我想和你涉三又希望你舒心,告诉你涉三如何不好又默默期待着你给我一个让我欢呼雀跃的答复。”

  “你别慌。我可以等。你好到我想一直守着你,把整颗心都送给你,无论如何,都想要在你身边。”

  笔记本不算太厚,也不算很薄,大抵四十来页,洛俞却翻了整整两个小时。秦罔明明白白将整个自己剖开了呈在她面前,让她看见那颗跳动着的,炽热着的,涌动着名为喜欢她血液的心脏。

  不一样了。不一样了。

  洛俞想着,将笔记本珍重的放回盒子,拍了拍上面也许并没有积存的灰尘,一颗心酸涩又甜蜜地揪了起来,晕头转向着被愉悦填满。

     女孩子的感情,总是来的这么莫名其妙又汹涌如潮。那本笔记本里的内容,就是压垮洛俞执着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
  从这晚后,洛俞的确有些不一样了。她开始更加努力地研习功课,每天都固定腾出一点时间去和秦罔小小的聊上几句,连做数学题都不再跟以前那样乏味枯燥了。

  是恋爱了吗?

  是恋爱了吧。

  她和秦罔换上了情头。情侣网名。在彼此的签名上挂上了对方的姓名以宣告主权。在空间里转发了些什么与对方相关的东西,也要第一时间蓝名对方。洛俞当时觉得,再没有什么能够比这段时光更加美好的事物了。只要有秦罔,她什么都能做好。

  
  十几岁的天真少女渴望把自己脆弱美好的“爱情”向世界昭告。

  时间就将她们的“爱情”押上了绞刑架,让她亲眼看着她们的“爱情”在柔软而坚韧的绳圈里挣扎抽搐,直到无声无息。

  
  洛俞知道,秦罔的生日是在六月。她早在四月份备好了生日礼物。——是一本笔记本,和一本她手抄了一个月的《飞鸟集》。她知道秦罔最近非常喜欢这本书。笔记本里,则是洛俞迟到了半年递出的心声。

  但是她找不到她的秦罔了。

  秦罔高二了。学习更加紧张,真的没有多余的时间上线了。

  秦罔说:“洛俞,你等我半年。就半年。”

  就靠着这么一句话,洛俞撑过了没有秦罔的半年初三。待她归来,寻着秦罔刚开始寒暄时,秦罔突然换了个话题。

  “洛俞,我们……换个关系,怎么样?”

  洛俞特地看了一眼日期,摇了摇头回了一句:“罔儿,你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吗?”

  “我认真的,洛俞,我没有开玩笑。”

  “罔儿,这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
  “我马上读高三了,整整一年半不能碰电子设备。一年半,我没有信心担保我一年半后还会像现在这样喜欢你,我怕我到时候让你伤心……”

  “所以呢?”

  “我们……换个关系吧。”

  “换什么?”

  “你随意。空的就好。”

  洛俞按灭了屏幕,一挥臂将手机砸到了地上,屏幕碎裂开来,光束被切割成几段不依不饶在屏保界面继续播报对方的消息,伴随着刺耳的甘露提示音。

  她将手机扔在屋里,拿上钱包下楼去,在便利店买了一扎啤酒。回屋后拆开,一连灌了两瓶,直到面上升起红云。

  洛俞捡起手机,从便签里翻出她先前存的关系表,足足两百多条,冷冰冰给对面刷了过去。

  “自己挑。”

  秦罔好久后才回复:“那就共劫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洛俞啊,我……当真是不怎么对得起你。”

  洛俞笑了笑,把手机放到一边,没有再回话。她把那些啤酒的拉环全部打开,自己碰了一个。“失恋快乐,洛俞。”她又喝了大概五六罐,剩下的放进冰箱,倒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空白的天花板,面上从眼角一直红到耳根。

  洛俞的头脑昏昏沉沉的,眼前是一片模糊的水雾,浑身乏力连手都抬不起来,像耗干了最后一滴机油的机器人,锈钝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
  洛俞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哭。

     后来,洛俞在家里找到了打火机。她拆开了包装精美打上缎带的盒子,把那本手抄的飞鸟集一页一页地撕了下来,点燃,看着它们飘落,看着焰色枯萎。那灼烧着的字迹逐渐纷落,纸边镀上的亮丽也黯淡下去,最终成了一堆废烬。她把它们扫进垃圾桶,洗了把脸去给自己煮了一碗醒酒汤。

   

  洛俞又成为了那个洛俞。

梦无极 〈二〉

背景瞎捏,请不要深入考究(……)

不会用lof……前篇点头像……我发的东西超少的.

(伪)师徒,BG.

我流瞎撩武当傻云梦.

号在对酒行画角声寒,是纯种的辣鸡云梦.

食我武云咯旁友?

4.

武当待她将东西吃完,掏了一方丝帕细细擦去她面上与雪水凝在一起的尘灰。习武之人大多不惧寒冷——当然,华山顶那种除外——武当派的内力又至阳至纯,指尖温度透过薄薄一方丝帕,几乎将她烫出泪来。

她生了一双柔和的眉眼,深处藏了幽幽的紫,抬眼便会被不经意的发现。面色很白,浅黛色的眉,眼尾处皮肤稍薄,透了一抹多情的淡红。唇角有微小的上挑的弧度,唇色也很淡,惟唇缝处显了一点红,像是含了一片娇媚的花瓣。
是个天生的小美人。
武当打量了一下这个焕然一新的小丫头,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,正欲离开却被她拉住了衣袖。
“哥哥、是,是要走了吗?”
他忽然听见小姑娘在他身后这么问着,嗓音带着吴地的软绵,带些沙沙的甜蜜。还未等他点头,她又说:“哥哥,可以带上我吗?”
武当回身蹲了下来,温温和和的说:“哥哥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你也要跟着吗?”
小姑娘咬着唇,坚定的点了点头,见武当还有些犹豫,又补了一句:“我……我很乖的,绝对不会给哥哥添麻烦!要是哥哥不想带着我了,就把我、把我半途抛下,也是没有关系的……”
武当猝不及防跟她对视了一眼,一头栽进那方湿漉漉的濡湿的黑中。一番并不激烈的天人交战后,意识轻易倒戈,浅浅道了声:“你若是想,便跟着吧。”

5.

武当本觉得带孩子是件极累的事——自从他带过几个师弟被磨到撂挑子之后,便没有再跟任何海拔在他胸口以下的小孩有过亲密接触,包括萧居棠小师叔,也是打个照面就绕道走的。
小姑娘却没有给他这样的感受。
十几岁的孩子正是爱玩的年纪,眼角眉梢总有副意气风发,明媚且灿烂,她却只身挑着坎坷,眉目间永远是散不去的淡漠和忧愁。
她随他回武当时,路过集市上吆喝着的商贩,眼底映上甜腻的糖色包裹着的糖葫芦的剪影,驻在原地多看了几眼,又匆匆赶上他的步伐;被山路上的碎石与荆棘磨破了脚都一声不吭,红着眼眶轻轻牵着他的袖角,犹豫半晌都未曾仰着脸说一句疼,直到他后知后觉察觉到身后细微的腥甜。
她像是一只羽翼未丰的小雀,稚拙的一边尽其所能保护着自己,一边费劲心思寻思着怎么不给人添麻烦,浑身上下都萦绕着寄人篱下的拘束与不安。
“丫头,过来。”武当揉了揉额角,轻声唤她。
她换了一身新衣装,头发束了起来,整个人显得精神了许多,正满心喜悦的揪着衣袖,小跑到客栈里不甚清楚的铜镜前,兜兜转转好几圈,被这么一叫,面上喜色尽收,乖顺的走到了他面前。
“可有名字?”
“家父姓沈,单字为央。”
“今年岁几何?”
“虚岁当有十二了。”
长的却像是八九岁的小孩儿。
武当心里涌上一点儿心疼,思虑了片刻:“……阿央,不如你暂拜我为师,如此也好在武当山多留一些时日,我也好照顾你。”
沈央捏着自己的袖角,垂着头,半晌才从嘴里低低飘出一声“好”,再抬头,眼里已盈满了将落不落的泪珠。
“……哭什么?”武当一看到眼泪整个人就慌了,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“因为师傅待我好。特别好。”她的脸逆着光,又平添几分温柔,短短几字,真挚直白而又热切的让武当的心悸动。
各种意义上的再次被击沉了呢。

华山我敲里吗.

想嫖我师父???

打死你.

[武云]梦无极 〈一〉

但愿自家师父无缘得见此文……

背景瞎捏请不要深入考究.(……)

号在对酒行画角声寒,辣鸡云梦求个固定队.

本文(伪)师徒,BG.

我流武云.了解一下咯旁友?

1

江南的冬不似华山凛冽,却也能寒及心骨。看似温柔的雪皑皑的落,斑白了满城飞檐长巷。
小姑娘衣衫单薄,瑟缩着躲在墙根,眼巴巴盯着眼前那只破碗,盘算着里头躺着的那么几枚铜板能够自己撑过几天。
她抬起头,瞧着自己呵出的白气,小心的抬起手去触碰那易逝的小小的暖意,待那白气尽数飘飞了,又兀自垂首,将自己缩成了更小的一团。
真冷啊……
屋檐下结了冰锥,透明的,映着白茫茫的雪色亮的晃眼。树梢上堆着雪,甸甸将那枯败的枝压得喘不过气。
等到了春天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莺燕唱起笙歌在嫩叶间起舞,百花盛放将江南簇拥,湖光映着天光泛起柔波,连风都会是暖的……
真好啊,春天……
她牵起唇角,扬起一个浅浅的笑。

2

两天前,最后一口吃食也消耗殆尽了。
天气愈寒,路上行人也愈少,都裹得严严实实匆匆而行,急着回家过年,准备一顿热乎乎的年夜饭,和亲人朋友觥筹交错共度佳节,哪里会注意到她这个快要被严冬吞没的孩子?
无助,茫然,对未知的死亡的恐惧被寒风裹挟着,不由分说闯进她心中,那颗在她胸口跳动着的温热血肉,似乎刹那间成了块深坠泥沼的寒石。
天黑了?
天黑了。
江南的雪,依旧未停。一袭白衣似乎自云端飘落,将周遭肆虐风雪尽数拦截。

3

武当方才参加了今年的华山论剑,边在心底抱怨着华山的严寒刺骨,边带着在料峭冷风中依旧顽强生存的第三把伞途经江南,欲归武当。
或许是武当掌门传承的优良传统作祟,武当瞧见倒在墙角嘴唇青白的小姑娘时皱了皱眉,欲离开时动了恻隐之心,撑开纸伞为她挡住了风雪,刚想离去却被一把抓住了袖子。
“救……救……”
一双深色的眸子湿漉漉的抬起来,对上他的视线,道长的一颗心顿时化了一半儿,勉强剩下了一半,装的尽是无奈与怜惜。
“你且等等,贫道去去就回。”
武当将伞塞到她手中,差点儿将轻功都用出来,寻了最近的一家包子铺,买了两个冒着热气的馒头带回去。
“几日未曾进食,忽食油腻之物于身体无益,先吃些这个吧。”
她握紧那个温热柔软的东西,像是握住了世间所余的全部温暖,浅淡的红烫上眼角化开冬日的雪。
“别哭,眼泪……会结冰的。”
这大概是一心向道的武当头一次说出这么温情的话。

被他苏死.

说话大喘气要不得……

先生说起“不必再叫师父了”的时候我心里头拔凉拔凉的.

像从鸡鸣寺法相塔上掉下来那样拔凉拔凉的.

生怕他跟我师徒缘尽恩断义绝.

最后.终于安心了.

好啦.先生,晚安.

依旧蹭一波tag.